書籍專區

混血之裔:熾愛

  • 作者:妮琦‧凱利
  • 譯者:高瓊宇
  • 出版日期:2016/9/29
  • 尺寸:裝訂:平裝
    頁數:368
    分級:普遍級
    印刷:黑白
    版次:初版
  • ISBN:978-986-93504-2-6
  • EAN:
  • 定價:320

內容簡介
有人說死是生的一部份,人生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人人皆有一死。

這麼說的人肯定不認識我。

我大口喘息,空氣立刻灌入肺裡,某種形式的生命力開始在沉睡的體內循環,感官還處於鈍化狀態,周遭的一切移動緩慢,彷彿一段一段地逐格推進。就只有他,文風不動,用那種出人意表、讓人完全猜不透的神情凝視著我。

陽光透過樹梢,一絲絲的光影照在他臉上,有明有暗,唯有那對寶藍色的眼珠不受影響。

氣氛祥和寧靜。

嶄新的一天,早晨的薄霧輕觸唇瓣,我徐徐地呼出一口氣,好似將空氣吹進神奇的球體,他的影像和背後白雪靄靄的山景順勢膨脹延展,我慢慢吹氣,球體繼續擴張,把他和周圍的景色包裹在內。

單單一口氣就把全世界容納在裡面。

景象美麗非凡,而他英挺帥氣。

我回來了。

接著風起雲湧、黑雲翻騰,密雲消散之後,另一對午夜般的眼眸帶著催眠的魔力,墨染了雪白的美景,陌生人就站在距離金髮男子不遠處,一瞬也不瞬地盯著我看。

他那黝黑的瞳孔幽深得似乎要把人捲進其中,然後吞噬並摧毀周遭的明亮和寧靜,我還來不及弄清楚,目光就被他幽禁,無法挪開。

我忍不住驚慌起來,猛地倒抽一口氣,剛剛創造的泡泡反向彈回來,風中瀰漫著另一股奇特的氣味,環繞在周遭,最終嗆入我的喉嚨,氣泡爆裂,整個世界打在我臉上。

沒有任何事先警告,寧靜的氣氛被破壞殆盡,突然天翻地覆,亂成一團,所有聲音紛至沓來,幾英哩外的鳥叫聲刺入耳膜,遠處樹林裡呼嘯的風聲像一波波的海浪衝擊而來,陌生人朝我跨了一步—鞋子踩在雪地,冰塊被他體重壓碎的聲音幾乎要刺破我的耳膜。

我猛然坐直身體,拉長脖子轉向濃郁氣味的源頭,靜靜瞅著那個大膽打量我的陌生身影,看他莽撞地逼近,但我注意力被分散,從他黝黑的眼眸轉向手肘,他蒼白的皮膚上有一小滴血跡,我見證他傷口癒合前的最後瞬間。

我的獠牙破皮而出,上唇微微顫抖,一股奇異的感受由內往外擴散,連肌膚表面都有強烈的熱流,隨後發生的事情根本不由自主,全然超乎我的掌控。兩腳從本來平躺的石塊上挪到地面,我低聲呻吟,試著伸展身體,偏偏它還沒有完全清醒,根本不聽使喚,我一股腦兒摔在雪堆上,即使這樣,我依舊驅策自己的身體,手腳並用地爬起身,往陌生人的方向爬過去,一心只想靠近那股氣味。直到腰際突然被一對強壯的胳膊抱住,硬生生地攔住我的腳步,轉離方向。
我極力抗拒,想要掙脫箝制,但他低聲呢喃。「萊拉,不要。」涼爽的氣息拂過耳垂。我猶豫了一下,火熱的肌膚貼著他彷彿要冒煙,新獠牙縮回原處,牙床疼痛不堪,四肢虛弱無力。他緊緊抱住我的身體,輕柔地把我放在地上,姿態充滿保護的意味。

「你必須離開。」他倉促的語氣突破紛擾的噪音傳進我的耳朵裡。

「可是……」陌生人的腳步聲反而從後靠過來,我無法克制地嘶啞咆哮,指甲掐進雪地裡。

「快走,」保護者立刻說。「現在就離開。」

寒風掃過我溫熱的臉頰,陌生人猶豫半晌,終於快步穿過空地。

我伸手摀住脹痛的耳朵,身體前後搖晃,並發出刺耳的尖叫聲。

「噓,」保護者說,「沒事了,我在這裡,噓……」他包覆著我的手。

溫熱的液體從我們交握的指縫滲出來,我的耳膜在流血。

旭日逐漸東昇,晶亮的星星圍繞著我閃爍發光,類似的景象以前就見識過,只是這一次,冰晶的閃光不只來自於他,也發自我的肌膚。他的光芒環繞著我,瞬間爆發出一股能量灌入我的身體,他和我的光芒融合在一起,重新點燃我們之間的聯繫。

被他擁抱的時間彷彿一輩子那麼漫長,我閉上雙眼,任由陽光的熱量進入新生的皮膚裡面,最後,周遭的噪音化成低沉的嗡嗡聲,感覺還是不對勁,有點頭暈。

他攙扶我站穩,我猶豫半晌,掙脫他的手,腳步卻跟著踉蹌,他立刻跟了過來,但我特意舉起手,要他保持距離,我想自行站穩,努力維持著身體的平衡,赤腳站在雪地裡,專注地吸氣吐氣,慢慢練習,直到掌握住節奏。他一直在旁耐心地等待。

「我或許不記得名字,但我從來沒有忘記你,」我低語,「一道光,劃分為二……。」

彷彿透過萬花筒觀察周遭的世界,記憶、思緒、感受通通變得更敏銳,我重生之後,新的生命形態比之前更加醒目顯著。

「水晶—星際,」我說,「第三度空間、地球、家園、選擇權,我可以做抉擇……」

本來位於中間的模糊地帶,如今帶出不同形式的回憶。

麥可是第二代吸血鬼,本來打了如意算盤,要將我賣給他的葛堤羅—純種吸血鬼艾立歐,可惜計畫失敗,自己反而丟了性命。

伊森是我第一世的未婚夫,因為誤會而把我殺了,畏罪潛逃時,卻不幸遇上純種吸血鬼而被轉化,從此翻轉他的人生。伊森當年以為自己失手了結我的生命,卻在一百五十年後發現我其實還活著,於是開始追蹤我的下落,為了報復反而害自己走上絕命之路。

佛瑞德,是我印象所及第一位認識的第二代吸血鬼,當時我傻傻地將他當朋友看待,他卻把我當食物,享用之前還殘酷地玩弄我:用尖銳的倒鉤刺入我的背脊,一路拖行穿越樹林,直到陰影中的女孩—也是我自己—現身殺了他。

布萊德里是我在利穆鎮的夜店中認識、虛偽作態的紳士,後來也變成我黑暗的另一面手中的犧牲品。就像其他得罪我的人一樣,布萊德里屍骨無存,沒辦法再用那骯髒的手和言語調戲

其他女孩。而今陰影中的女孩消失了,她走到終點,而我死而復生,帶我回家的—是他的臉龐和思緒,還有我心中的堅定意念。

我低著頭,任由劉海遮住眼睛,然後慢慢轉身面對他。看他雙眉深鎖,兩側的酒窩凹陷,瞳孔擴張,顯然帶著焦急的心情等待著我要說的話。

「加百列,」微微的笑意從嘴角擴散開來,我加了一句,「我的加百列,你在等我。」

他緊繃糾結的身體終於鬆懈下來,呢喃說:「這次我知道要等妳。」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一步,用食指勾起我的下巴,順手撥開妨礙視線的劉海,他的手掌捧住我的臉頰,堅定地探索我的眼神,然而隨即移開目光—目光轉掉的速度非常快。

奮鬥這麼久才得以回來,然而一個默默無聲的眼神,就足以發現一道巨大的鴻溝隱隱卡在我們之間,當時我以為是因為我寶藍色的眼珠裡閃爍著墨黑的斑點讓加百列別開視線,但其實是他不敢面對自己一閃而過的念頭—害怕黑點背後隱藏的含意。

我沉重地嘆了一口氣,隨即邁開大步穿越空地。我渾身散發出虛假的自信,彷彿對自己要去哪裡極有把握,其實心裡毫無頭緒,然而我更擔心越是站在那裡,我們之間不言而喻的分歧會再擴大。

他快步跑過來握住我的手。「妳記得……所有的一切?」他試探地問。

「我記得……最後的六年,包括同一段時間的記憶和夢境,我還知道陰影中的女孩做了什麼事,」我猛然吸了一口氣。「她就是我。」

「她屬於極端的黑暗,萊拉,她已經消失了,在妳心跳結束前,妳已經接納自己雙面的事實,這或許就是妳沒有遺忘的原因。」

我們在雪地上跋涉,不時有光禿禿的樹枝低垂下來,似乎在對我鞠躬致意,表示同情。

「我變了,這一次又變得不一樣。」我嘆了一口氣,抽回自己的手。

「不,這是打從存在以來,妳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根源,明白自己的身分,妳就是妳,擁有特殊的天賦,至於在這個世界上要如何施展出來,就讓我們一起去探索。」

我不確定他說的對不對,只覺得自己不再像人類。雖然有人類的相貌,也在地球上出生,然而當我在近乎兩百年以前死於十七歲的時候,甦醒時已經承接了永生不朽的血統。

「一嗅到鮮血的氣味,我的獠牙就從牙床底下冒出來,加百列,」我停頓半晌,讓沉重的真相浸入他風平浪靜的外表下。「我是光也是黑暗,現在果然是這樣,只是一時間還不明白這些對我的意義是什麼。艾瑞爾說過,我可以維持既有的形態縱橫任一個空間,因此一度空間的大天使和三度空間的任尼波才想要尋找我的下落,他們會不約而同地來到二度空間。」

他頓時停住腳步,我的話終於勾起他的某種反應。

「是的,」他說。「一旦他們發現妳還活著,肯定會追到天涯海角,沒找到絕不罷休,所以我們收拾一下,立刻離開,先躲起來避風頭,妳已經承受太多的折磨,我希望一切到此結束。」加百列繃緊下顎,果斷地睜大眼睛。

看來他變得更加堅毅,不再為了安撫我而特意淡化衝擊,或者逕自代我做決定。

走沒多久,就看到一座法國封建時代的城堡,孤獨地矗立在前方,氤氳的薄霧繚繞在它的四周。

「你就住在這裡?」我揚起眉毛看向加百列。

加百列宛如富商巨賈,財富多得不可思議,我提醒自己改天一定要記得問問,究竟他的錢從何而來。

「這裡很小,我又不能帶妳回穀倉,漢—」他支吾不語。

漢諾拉。一聽到這個名字,我的腳趾頭就像抽筋似地蜷縮起來,可悲得很,我沒有忘記她,事實上,還有好幾樁跟那個吸血鬼有關的事情,我寧願拋在腦後,能忘掉最好。

「那裡不安全。」他說下去。

距離城堡入口頂多幾公尺,但我釘在原地,躊躇不前,加百列跟著停下來,伸手與我十指交握,我立刻知道他已察覺我不安的情緒。

不曉得我在生死間作困獸之鬥的時間有多久,但他似乎沒有任何改變,寬闊的肩膀和強壯的手臂依然帶給我諸多安全感,就像一面無懈可擊的城牆,護我平安,我知道他寧願面對生命的終點,都不會再容許別人介入我們之間,或者把我帶走。天哪,他真的很帥。

「我愛妳,萊拉。」

這句話讓我非常驚訝。

「我、愛、妳。」他再次堅定地說。

「這句話應該早一點告訴妳才對,」他說下去。「我很明白自己心裡的感覺,以為不說也沒關係,這麼久以來,我對妳的感覺從來不曾改變,認為妳會了解,畢竟我們天天廝守在一起……我應該早點告訴妳的。」

此時此刻,面對他宣示的愛意,我不想爭辯其它細節,質問他既然愛我,為什麼幾分鐘前連和我目光相對都有困難,更不想去質疑這份愛情的含意。我微微一笑,嘴角帶著些許的哀傷,相信他輕而易舉就能發現。

我曾經面臨生命的終點—真正的死亡—再爬起來後,感覺身心俱疲、渾身乏力,只想擺脫純種吸血鬼和大天使這些複雜的人事物,不想成為雙方交戰爭奪的工具,我已經受夠了,只想趕快結束,恢復原本平靜的生活。

在第一世時我愛上加百列,隨後在地球上流浪了近兩個世紀,不曾再見,但對我而言,他一直常相左右,只是被我埋藏在記憶和內心的深處。

「我也愛你,願意按照你的話去做,無論你要帶我去哪裡都可以,只要你願意,我會一直陪著你。」我握緊他的手。

我的甦醒,如同破蛹而出的喜蝶︵注︶,不同於他那種帶著美麗蔚藍色彩的藍默蝶,然而只要他對我存有一絲絲如我對他的感覺,就算心底有再多的不解和困惑,我都願意極力拍打翅膀,毫不猶豫地跟隨他,飛向世界任何一個角落。

感覺有一股不安的焦慮湧進他心裡,但他仰起頭,金黃色的髮絲微微擋住眼睛,讓我無法看清楚他眼中透露的訊息。

「真的嗎?」他終於說話。

「是的。」我說,不明白他為什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加百列鬆開我的手,指尖在掌心繞圓圈,接著問:「那喬納呢?」

我搔搔手臂上緣,深思半晌才回答他的問題:

「對不起,你說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