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專區

末日之旅The Passage.上冊


夏天結束了,秋天來臨,他們遺世獨立。
第一場雪在十月的最後一個星期降下。華格斯特在院子裡劈柴,眼角突然瞥見第一片雪花飄落,胖胖的羽絨,輕盈得像灰塵一樣。他原本捲起袖子工作,停下來抬頭看的時候,汗濕的皮膚一陣寒意,他領悟到是怎麼回事:冬天來了。
他把斧頭插進一截木頭裡,回到屋裡,朝樓上喊著:「艾美!」
她來到樓梯口。皮膚因為太少曬太陽,白得像磁器一樣。
「妳看過雪嗎?」
「我不知道,應該有吧。」
「這樣啊,下雪了耶。」他笑起來,聽見自己的聲音裡充滿喜悅。「妳不會想錯過了。來吧。」
等他幫她打理好裝束──穿上大衣和靴子,還戴上帽子和眼鏡,露在衣服外面的每一吋皮膚都塗上一層厚厚的防曬油──雪花已經密密地落下了。她踏進雪片飛舞的白色世界,動作非常莊嚴,彷彿踏上新星球的探險家。
「妳覺得怎麼樣啊?」
她偏著頭,伸出舌頭,一個本能的動作,接住雪花嘗一嘗。
「我喜歡。」她說。
他們有棲身之所,有食物,有暖氣。秋天的時候,他又到彌爾頓商店去了兩趟,知道一等冬季來臨,路就會不通,所以帶走那裡所有的食物。分配罐頭食品、奶粉米和乾豆,華格斯特相信儲糧可以讓他們撐到春天。湖裡有很多魚,有間小屋裡有螺絲鑽。要架起捕魚線實在易如反掌。丙烷槽也還差不多半滿。所以呢,冬天,他歡迎冬天,感覺到自己的心隨著冬天的節奏而輕鬆起來。沒有人來;這世界已經遺忘他們了。他們兩個一起被冰封在安全之中。
到了早上,木屋周圍已經積了一呎深的雪。太陽穿透雲層,閃耀著亮燦燦的陽光。華格斯特花了一整個下午的時間挖出柴堆,在柴堆和木屋之間鏟出一條路來,然後再鏟出另一條路,通向他準備拿來當作冰屋的小木屋,因為寒冷的季節已經開始了。現在他差不多完全過著夜行動物的生活──要適應艾美的作息再簡單不過了──所以雪地反射的陽光日他目眩欲盲,宛如被強迫直視一場爆炸。他想,對艾美來說,就算是普通的光線也很可能就有這樣的效果。等夜晚降臨,他們兩個又來到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