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專區

審判者傳奇:鋼鐵心


當那位異能者大步走進銀行的時候,我正好在看他。雖然其他人沒什麼留意,但我立刻就注意到他的存在。多數人會說,除非異能者使用超能力,不然你分不出來他們跟普通人的差別。可是他們錯了。異能者的儀態不同,他們有股自信和隱約的自滿,我一直很擅長從人群裡辨識出異能者。
即使我那時還小,我也看得出來這個人異於常人。他穿著一襲寬鬆的黑西裝,底下是一件淡褐色襯衫,沒打領帶。他的身材修長,卻跟多數異能者一樣強壯,就算隔著寬鬆衣物也看得出來底下肌肉發達、體格結實。
男人走到房間中央,微笑著取出掛在胸前口袋裡的墨鏡戴上,接著他舉起手,動作隨興地輕戳一位經過的女人。
那女人的衣服被燒光,皮肉化成灰燼,只剩骨架往前倒在地面上,四處崩散。可是她的耳環和婚戒沒有消失,它們掉在地板上,發出響亮的叮一聲,即使越過房間的吵鬧也聽得見。
房間頓時陷入一片死寂。人們嚇得僵在原地,對話戛然而止,唯獨貸款行員仍在喋喋不休地向我父親說教。
等到有人放聲尖叫,貸款行員才終於住嘴。
我不記得我當時的感受了。這不是很奇怪嗎?我記得燈光,頭上華麗的枝形吊燈將折射光芒灑滿房間;我記得剛拖過的地板的檸檬氨水味;我記得人們驚恐地尖叫,爭先恐後逃往門口時發出的可怕喧鬧聲。這些細節我記得一清二楚。
我記得最清楚的是異能者臉上的大大微笑,幾乎像是在譏笑。他指著經過他的人,只用一個手勢就把他們抹成灰燼跟骨骸。
我呆住了,也許是嚇傻了。我緊抓著自己椅子的椅背,瞪大眼睛看著這場屠殺。
靠近門邊的一些人成功逃出去,可是在異能者附近的人都慘死在他手下,其餘的幾位銀行行員和顧客縮在地上,不然就躲在桌子後面。很奇怪,房間變安靜了,異能者彷彿四下無人獨自站在那兒,碎紙片從空中落下,他身邊的地上灑滿骨頭與灰燼。
「我叫作『奪命手指』,」他說。「我承認這名字取得不夠好,不過我認為很好記。」他的嗓音詭異地像在閒話家常,就像邊喝酒邊跟朋友聊天。
然後他開始緩緩在銀行裡踱步。「我今早有個念頭,」偌大的房間讓他的聲音發出回音。「我正在淋浴時靈光一閃:奪命手指啊,你今天何必要去搶銀行呢?」
他懶洋洋指著一對保全,他們剛從貸款辦公隔間旁邊的小走廊冒出來。下一秒保全就被燒成了灰,接著警徽、腰帶釦、槍與骨頭掉到地上,我能聽見骨骼落地時的撞擊聲。人體內有很多骨頭,比我以為的還多,人骨四散時弄得滿地髒亂。在這種恐怖場景裡,我居然記得這種細節實在很怪,可是我就是忘不了那一幕。
這時有隻手拍我的背,我父親蹲在他的椅子前面,想把我拉到地上,免得異能者看見我。可是我嚇得動彈不得,我父親又沒辦法在不引起異能者注意之下把我拉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