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專區

生死谷.卷一

  • 作者:鄭丰
  • 譯者:
  • 出版日期:2015/7/30
  • ISBN:978-986-91831-1-6
  • EAN:

大唐德宗貞元十八年,春暖花開,長安城安邑坊後的空地上,二十多個孩童正蹴鞠嬉戲,叫喊歡呼之聲不絕於耳。
這塊空地不知屬於哪家哪戶,地面多年前似曾鋪過石板,尚算平整,偶有些雜草亂石,卻不甚多,因長年空在那兒,久而久之便成了鄰近孩童相約蹴鞠之地。空地所在的安邑坊位於東市以南,左近皆是高官顯宦的官宅府邸,那等望族子弟自不會輕易離開高門大院,出外混玩,因而來此蹴鞠的大多是大宅家傭僕婦或附近東市挑夫小販之子,個個衣著破舊簡陋,有的甚至赤著上身,光著腳板。
經年累月下來,來此蹴鞠的孩童分成了兩營,住在空地以東的自稱「青龍營」,住在空地以西的自稱「白虎營」。今日正是青龍白虎兩營決戰之日,孩童們在空地東西兩端各自豎起兩根竹竿,兩竿之間架起一張舊魚網,充做龍門;鞠則是個以八片尖皮縫成的圓形殼兒,殼中塞個豬膀胱,吹氣後便鼓脹起來,彈跳甚有勁道。場上孩童大多只有七八歲年紀,各自飛奔逐鞠,競爭激烈,兩營互有勝負;到了最後一刻,更是足來腿往,你爭我奪,鞠在兩營之間飛轉不止,戰況緊急,孩童們大呼小叫,各自為同營伙伴打氣。
正當雙方勢均力敵,局勢緊繃之際,一個紅衣男童陡然脫穎而出,但見他一個箭步,搶在眾孩童之前,身手矯健,奔走如飛,鞠不知怎地已盤在他的腳下。他舉足踢去,那鞠沖天飛起,直入東方龍門。
這關鍵的一鞠決定了兩營勝負,白虎營的孩童們歡呼如雷,衝上前簇擁著紅衣男童高呼:「白虎得勝!白虎得勝!」
那紅衣男童身形並不高,但體態結實,頭臉衣衫上全是塵土,看不清面目,只見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仔細瞧去,這孩子的衣著比其他孩童整齊乾淨許多,似乎並非一般小兒,但他與同營伙伴勾肩搭背,狀極親近,顯是長年廝混一處、熟稔非常的友朋。
就在這時,三五個壯碩的男孩兒大步奔上前來,張開雙臂,攔在那紅衣男童身前。領頭的男孩高聲喝道:「慢著!小虎子,你小子的靠著搞鬼作弊才踢鞠進門,我們全都看得清清楚楚。我們青龍營沒輸!有種再比過!」
眾男童抬頭望去,見這五個男孩兒都是青龍營的蹴鞠能手,個頭高大,來勢洶洶,顯然不服輸,結夥找碴兒來了。
白虎營的孩童們彼此望望,都有打退堂鼓之意,有的說道:「小虎子,咱們快走吧!」有的道:「走,別理他們!」
紅衣男童小虎子卻雙眉一豎,雙手扠腰,直直望向那領頭的男孩,說道:「我什麼時候作弊搞鬼了?不如我和你一對一單挑,這會兒大夥兒幾十對眼睛一齊望著,誰也不能動手腳弊,如何?」
那領頭男童名叫大牛,頓時挺起胸,大聲道:「好,我不怕你,就跟你單挑!」
就在此時,青龍營中一個瘦小男孩忽然走上前來,抬起頭,雙眼直視小虎子,高聲道:「我來挑戰他吧!」

青龍營的孩童見這瘦小男孩兒出頭,先是一怔,隨即拍手歡呼,此起彼落地說著:「六兒,六兒!」「給他點顏色瞧瞧!」「六兒,好好教訓他一頓!」
這名叫「六兒」的瘦小男孩看來貌不驚人,比小虎子還矮了半個頭,但顯然是青龍營公認一等一的蹴鞠好手,青龍營的孩童對他十分推崇尊重,連大牛都退開了一步,不敢跟他爭先。
小虎子向六兒打量去,心想:「這六兒我見過幾回,腳下甚快,方才鞠賽之中唯一能跟得上我的就是他了。若不是他同營那些傢伙不懂得配合,多半能給他搶先奪分。哼,即使是大牛換成六兒來挑戰,我也不會輸!」當下高聲道:「好!我就跟你比上一比,瞧瞧是誰厲害!」
直追,小虎子知道絕不能再讓六兒追上奪鞠,在離龍門十尺處奮力一踢,鞠竟這麼不偏不倚,直直飛入了東方龍門。
白虎營的孩童歡聲如雷,青龍營則哀鴻遍野。
小虎子奔入龍門撿起鞠,奔回場中,滿面笑容。
六兒臉色煞白,忽然伸手直指著他,叫道:「你作弊,不算!」
小虎子聽他這麼說,只氣得滿面通紅,心想:「明明是你故意踢我小腿,卻說我作弊!」隨即憤憤地道:「你你故意踢我,輸了還耍賴不認!」
六兒神色肅然,對他的指責聽如不聞,說道:「我不服輸!明日下午申時,青龍白虎再次一決勝負,你可別逃!」說完哼了一聲,轉身便走。
青龍營的孩童眼見己方高手挑戰失利,無話可說,心中都忿忿不平,口中出聲咒罵,卻不敢再上前尋釁了。
眾孩童都未曾留意,空地邊上站了一個高高瘦瘦的道士,一身黑色道袍纖塵不染,面目莊肅中帶著一股難言的戾氣。道士深邃的雙目流連在六兒和小虎子身上,嘴角露出一抹笑意,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