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專區

迷霧之子番外篇:執法鎔金


瓦(Wax)蹲低身子,貼著破爛的籬笆潛行,靴子磨擦著乾燥的地面,手中的史特瑞恩36手槍舉在頭邊,銀色的長槍筒上滿是紅色陶土。這把手槍的外表雖平淡無奇,然而六發子彈裝的槍膛作工卻極為精細,鋼鐵合金的外框在轉動時毫無多餘的鬆弛,金屬手把既不發光,也沒有珍貴的皮革裹覆,渾然天成地緊貼著他的掌心。
及腰高的籬笆相當脆弱,木頭隨著年代久遠而泛灰,繫住它們的不過是早已鬆脫的繩索,聞起來的味道都已上了年紀,就連蟲子都在很久以前放棄了這些木材。瓦從扭曲的木板探出頭,目光掃過空無一人的城鎮。藍色的線條出現在他的視野裡,從胸口延伸到附近有金屬物的地方,這是他施用鎔金術的結果。燃燒鋼可以讓他看到不同金屬的位置,同時還可以反推,以他的體重與那物件的重量相抗衡。如果物件比較重,他會被往後推,反之,他會向前衝。
不過此時此刻他沒有推,只是想藉由這些線條,來觀察附近是否有會移動的金屬。答案是完全沒有。釘子維繫住建築物的結構,彈殼散落在灰塵中,馬蹄鐵堆在沉默的鐵舖裡,一切就像在他右手邊的舊式手動幫浦一樣毫無動靜。
他懷著戒心,動也不動。鋼繼續溫暖地在他的腹中燃燒,為了以防萬一,他輕輕地以自己為中心,朝四面八方外推。這是幾年前學會的技巧。他沒有推任何特定的金屬物體,而是在自己周圍創造出保護圈,任何朝他飛來的金屬物體都會被微微彈偏。這個方法並非牢不可破,他還是有可能被射中,但是子彈會偏離原本的目的,光靠這一點就救了他幾次命。他甚至不確定自己是如何辦到的。鎔金術對他而言經常是種直覺。不知為何,他甚至能排除自己手中握著的金屬,避免手槍也被推出去。
他繼續沿著籬笆往前走,同時留意周遭的金屬線條,確保沒有人埋伏攻擊。費特瑞曾經是繁榮的城鎮,但那已經是二十年前的事情,直到有一群克羅司人住在附近,之後便每況愈下。
今天的死城似乎空無一人,但是瓦知道並非如此。他來這裡是為了獵捕一名變態殺人狂,但為此而來的人不只他一個。
他攀住籬笆的頂端躍過,腳踩在紅色的陶土上,蹲低了身子跑到老鐵舖的火爐邊。他的衣著剪裁精美卻滿是灰塵:高級的全套西裝,頸部繫了銀色領巾,精緻的白襯衫袖口的袖扣閃爍。他的外表跟如今所處的環境格格不入,彷彿是要去依藍戴(Elendel)參加華美的舞會,而不是在蠻橫區的死城中彎著身體獵捕殺人犯。最後,為了完成全套裝束,他頭上還頂著圓頂短沿黑禮帽好遮擋太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