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奇幻基地討論區。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進入討論區,您需要註冊才能發表文章,且可瀏覽更多精彩的討論內容,點選這裡註冊,或者選擇下方您所感興趣的討論版進行瀏覽。
  • .請大家注意發文規則與禮貌,避免謾罵、人身攻擊等字眼。若違反此一規則,本站管理員將在不通知發文者的情況下,先行隱藏文章。
  • .本網站內之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做出抄襲、違法轉貼等違反著作權的行為。
  • .本討論區走青春活力清純路線,請勿涉及政治、色情、宗教與迷信等違法資訊。
  • .熱愛文字,敬請盡量減少使用注音文。
  • .若發文內容與該版版旨不符,版主將視情況通知發文者自行刪除並在適合版內重新發表。

現在的時間是 2019/12/6 上午 06:37:31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

搜尋

好康活動發表專區 (版主: 犽比食人妖、耶波召喚獸 )


發表者 內 容

耶波召喚獸

  • 註冊於 2012/1/18 下午 11:01:00
  • 發表數:47
  • 來自:黑暗星球

等級:6級

身分:遊俠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搶先看1

發表於 2014/5/30 下午 04:51:00

系列囊括俄國所有奇幻文學大獎!賣座超過100萬冊!
俄國「石中劍獎」最佳科幻小說!
歐洲科幻大會年度最佳作家!(與《夜巡者》獲同獎項)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
The Wanderer Series :The Scar

 

「心理系」奇幻大師夫妻檔——賽爾基&瑪麗娜.狄亞錢科 ◎ 著

 

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了一道傷痕——
勇氣蕩然無存的軍團劍客、痛失愛人而心懷仇恨的美女、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
三人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若有第二次機會,為了「救贖」會選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2014年7月 開始浪跡天涯!
 

-----------------------------------------------------------------------------

 

搶先看1

 

 護城軍的伊葛‧梭爾隊長被一個女人棄如敝屣,當著忠誠之盾酒館內所有同袍的面前她選擇了書呆子、連兵器都拿不動的傢伙。未嚐敗績的他,居然輸給一個和閹掉了沒兩樣的窩囊廢。


 他咬緊牙關,心不甘情不願地咆哮:「哼,真是恭喜妳了!那麼高貴的身軀讓一條軟趴趴的蠹蟲抱著,可真是幸福美滿啊!但會不會妳是故意挑個只懂讀書的老公,好在外頭養再多小白臉也不被發現呢?」


 街上喧鬧越來越熱烈,酒館與旅館的女侍和客人都探頭到窗外。


 學子放開朵莉亞的手,也不管她一臉懇求,竟用鞋子尖端在路面上自己與伊葛之間刮擦出一條線。這是要求決鬥的傳統儀式。
 

 伊葛看了不屑冷笑。


 「什麼嘛?我才不和娘兒們打架!我說你啊,親愛的先生,不是連像樣的武器也沒有嗎!」


 學子手臂蜷曲,然後響亮地摑了他一巴掌。

 

圍觀群眾情緒激昂起來,護城軍、旅客、侍者和路人都擠進了崇尊之劍的後院。卡佛活像隻脫皮的小蟲那樣鑽來鑽去,給決鬥雙方騰出了場地。


 有好心人將自己的佩劍借給學子,是把上好的兵刃,但在他手中那樣子滑稽莫名,就像騎士鐵鎧掛在雜貨店架上。他的未婚妻在一旁眼眶泛淚,這是伊葛見到朵莉亞以來初次露出的神情,她的臉頰白得彷彿要昏死過去,已經落下的幾道淚痕斑駁地遮掩了原本的美貌。朵莉亞咬著唇,往兩個男人輪番大叫。
 

 「停,你們住手呀!天啊,狄納爾!誰趕快來幫幫忙,勸勸他們倆!」


 可惜克斐隆人打從出娘胎就被灌輸同樣的觀念:若一場決鬥是正正當當提出的,出面干預不但於法不合更毫無道理。因此大家又同情又疑惑地望著朵莉亞,許多婦女還暗自嫉妒,能成為男人決鬥的理由可是無上殊榮!


 旅館的一個女侍出於好意上前安慰可憐的外地女子,但朵莉亞輕輕甩開她的手,因為無法阻止狄納爾幹傻事而心灰意冷決定離開現場。只不過,才一會兒又像是被鍊子拴住那樣折返,人群很客氣地讓出一條路給她,都默認了朵莉亞最有資格見證這次比武過程。她靠在一輛馬車車輪邊動也不動,旁人乍看還以為昏過去了。


 雙方做好準備,站著面對面彼此對峙。伊葛輕浮地笑了,世界上能比愛情更美好的,大概就屬決鬥了吧,可惜這對手配不上自己。瞧他連要擺好架勢都氣喘吁吁了呢!看得出來那學子上過一兩堂擊劍課程吧,但那一丁點經驗幫不上他任何忙。


 伊葛的視線掃過圍觀者、搜索朵莉亞。她有沒有在看?是否終於明白自己竟為涓涓細流捨棄了滔滔江水?懂不懂得改過自新?


 但結果他看見的並非朵莉亞,而是迎向那中年外地人的目光。頭髮花白的男子鶴立雞群般站在人群中,漠然但毫不動搖的眼神使伊葛相當不舒服。他回過頭、抽出劍,往那學子甩了過去,好似嚴厲的主人揮著鞭。


 「來吧!」


 學子不由自主地退縮一些,卻遭到圍觀群眾無情譏笑。
 

 「宰了他,伊葛!」


 伊葛笑容燦爛。


 「不過就是教他什麼叫作禮貌而已嘛。」


 學子眼睛稍微瞇著,膝蓋一彎像是上劍術課那樣子魯莽往前一突,彷彿以為自己可以將伊葛當成甘藍菜剁成碎片。可是不出一秒鐘他瞪大眼睛、東張西望找不到對手去了哪兒,伊葛已經閃到他背後,揚劍輕輕在他腰間一戳作為提醒:「別分心呀!」


 學子像真的被刺到了似地猛然回身,伊葛卻禮貌地鞠躬退後:「先別絕望啊,小夥子!振作精神再試一遍,我們這堂課才剛開始呢!」


 學子站著的姿勢僵硬好比帆船桅杆,而且長劍尖端本該指向對手眼睛,此時卻對準了天空。他又衝上前,想要打掉伊葛的武器,但卻重心完全歪了,劍鋒插向地上沙礫、虎口一震幾乎握不住劍。旁觀群眾吆喝起來,伊葛卻已經感到無趣,其實他可以與人對打上百小時不成問題,只要對手本事別這麼令他昏昏欲睡。


 伊葛精通十七種防守技巧、二十七招進攻套路,鬥劍的精髓就是巧妙將不同招式串連成一幅織錦,然後打散重來,而他時常無法重現自己在打鬥中隨機應變出來的凌厲劍法,因為那與寫詩一樣仰賴靈感,通常要有傷痕甚至死亡的激發才能綻放。可惜就算這學子提著劍與他捉對廝殺,伊葛卻還是始終只需要施展一招而已,這一招單純庸俗有如當地的燻魚料理。


 又避開一次彆腳的進攻、漫不經心卻依舊格擋了學子雖使足了勁卻毫無準頭的幾回砍刺,伊葛轉頭尋找朵莉亞,看見她仍面色蒼白空洞地站在人群之中,接著他發動攻勢。學子來不及反應過來,已經被伊葛用劍尖抵著胸口,觀眾見狀狂喜高叫,只有那個高瘦旅人不為所動。


 他這麼玩耍了好幾輪,學子早就不知丟了幾條命,可是梭爾大人延續這貓捉老鼠一般的小遊戲。狄納爾慌亂掄著劍,髒鞋子踢起一堆碎石,然而他的對手如鬼魅般捉摸不定、難以觸及。


 伊葛語氣尖酸賣弄地不斷挑釁:「你看看!啊哈!像這樣才對!你怎麼扭來扭去的像隻油鍋上的小蛇呢?再來!再來呀!哈!你可真是個不聽話又不認真的學生,一定要好好教訓你囉,看招!」


 每次說完看招以後就是輕輕戳那麼一下,學子的外衣已經破了好幾處、垂甩得破破爛爛地,他憔悴的臉龐滿是汗水。


 連續過招幾回後,兩人又面對面站著,學子顯得疲憊不堪、頭昏腦脹,伊葛連氣都不喘一口。看著對手茫然卻充滿憤恨的神情,伊葛感覺自己實力強橫、根本無須拿出一丁點真本事,很享受這高高在上的滋味。


 「你怕了嗎?」他悄聲問,也立即從學子眼睛裡捕捉到答案:沒錯,他真的害怕了。伊葛的劍像毒蛇的牙壓在這已經膽寒的男人胸口,根本毫無反擊之力,與其說是決鬥對象,不如說只是可憐的受害者。學子臉上的憤怒早就被焦慮掩蓋,更透露出他只是憑藉著自尊心才壓抑下了求饒的念頭。


 「要不要我放你一馬?」伊葛嘴角撇起冷笑,對方的恐懼傳得到他皮膚上,滲入體內激起一陣快感,尤其他內心深處其實已經做了決定,認為已無須繼續刁難學子。


 「說吧,要不要我放過你?」

 

(未完待續)

 

 

----------------
專長:一邊吃肉,一邊睡覺,一邊出點子。
在加入戰隊之前流浪優遊於書海中。接受阿尼召喚,再加上東東恩威並施下(給了很多肉)因而定居在此。因流浪期間交友廣闊,被賦予締結盟友、交換資源等任務。也因生性愛玩,多為胡搞活動的始作俑者。





全網資料統計

文章總數: 848 主題總數: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