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奇幻基地討論區。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進入討論區,您需要註冊才能發表文章,且可瀏覽更多精彩的討論內容,點選這裡註冊,或者選擇下方您所感興趣的討論版進行瀏覽。
  • .請大家注意發文規則與禮貌,避免謾罵、人身攻擊等字眼。若違反此一規則,本站管理員將在不通知發文者的情況下,先行隱藏文章。
  • .本網站內之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做出抄襲、違法轉貼等違反著作權的行為。
  • .本討論區走青春活力清純路線,請勿涉及政治、色情、宗教與迷信等違法資訊。
  • .熱愛文字,敬請盡量減少使用注音文。
  • .若發文內容與該版版旨不符,版主將視情況通知發文者自行刪除並在適合版內重新發表。

現在的時間是 2019/12/8 下午 03:03:29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

搜尋

好康活動發表專區 (版主: 犽比食人妖、耶波召喚獸 )


發表者 內 容

耶波召喚獸

  • 註冊於 2012/1/18 下午 11:01:00
  • 發表數:47
  • 來自:黑暗星球

等級:6級

身分:遊俠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搶先看2

發表於 2014/6/3 下午 03:28:00

系列囊括俄國所有奇幻文學大獎!賣座超過100萬冊!
俄國「石中劍獎」最佳科幻小說!
歐洲科幻大會年度最佳作家!(與《夜巡者》獲同獎項)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
The Wanderer Series :The Scar

 

「心理系」奇幻大師夫妻檔——賽爾基&瑪麗娜.狄亞錢科 ◎ 著

 

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了一道傷痕——
勇氣蕩然無存的軍團劍客、痛失愛人而心懷仇恨的美女、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
三人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若有第二次機會,為了「救贖」會選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2014年7月 開始浪跡天涯!
 

-----------------------------------------------------------------------------

 

搶先看2

 

絕望恐懼在學子心中揉雜成一股新的情緒,於是再度做出毫無新意的攻擊,豈料那一剎那,伊葛的靴子竟踩在雨後積水上,靴底打滑、他兩條長腿劈得極開,像是剛出生的小馬,當下連要穩住身形都嫌勉強,於是給學子的劍刃擦過了肩膀,刮下他的護城軍肩章。肩章連著細繩掛在劍身上,乍看像是死了的蜘蛛。看熱鬧的群眾總是牆頭草,見機不可失連忙歡天喜地鼓譟起來。


「哈,伊葛也被打中啦!」


「繼續!繼續啊!你有機會打贏啦!」


「學子先生這劍漂亮啊!好好教訓他啦!把他打個屁滾尿流!」


護城軍若是為非作歹、臨陣退縮或有通敵之實,被撤去軍職時將進行剝奪顏面的儀式,也就是從他們肩頭直接扯下肩章。換言之,學子雖不知情,卻重重羞辱了伊葛一頓。伊葛也注意到同袍們交換眼神、嘴角上揚、竊竊私語──都在看他笑話!


緊接著的事情,在呼吸一口氣的時間裡全部發生了。
 

失去理智的伊葛撲上前,學子也正好以荒唐的動作提起劍迎向他──下一瞬間,狄納爾卻一臉錯愕地望著他。伊葛的家傳古劍從狄納爾背後突出,劍刃不像平日光亮,染上一抹幾近於黑的暗紅色。支撐一會兒以後,學子倒下的姿勢一如鬥劍時彆扭。頓時現場鴉雀無聲,若有盲人行經會以為旅館後院空蕩蕩。接著,學子重重摔在滿佈腳印的泥地上,伊葛那柄無情劍如銀蛇出洞從他胸前滑回來。


「他自己撲向劍尖的,」卓恩分隊長在一旁高聲道。


伊葛站在原地,染血的劍指著地面,呆望著俯倒於面前的身影。人群往左右散開,給朵莉亞讓出一條路。


她完全不理會伊葛,上前的每一步都好仔細,踮著腳尖彷彿踏鋼索走到了學子身旁,安靜得似乎怕會吵醒他。


「狄納爾?」


年輕學子已經無法回應。


「狄納爾?」


人群散開,許多人別過眼睛不忍卒睹。趴在地上的狄納爾,深色外套下流洩出紅黑色污漬,旅館老闆低聲埋怨道:「噢,搞什麼決鬥啊!年輕人就是改不了血氣方剛……這下可好,要我怎麼辦啊?怎麼善後呢?」


伊葛呸了口口水,吐去口裡鐵鏽般的苦澀味道。老天,為什麼這感覺如此惡劣?


「狄納爾!」朵莉亞望著學子伏地的背影哭求起來。漸漸地人走光了,伊葛離去時那頭髮斑白的高瘦旅人凝視著他,眼神專注、深邃得難以看透。

 

隔天他坐在忠誠之盾裡,心情鬱悶沮喪、對什麼都不耐煩。卡佛在旁邊興致沖沖聊著鬥豬與女人:這一季鬥豬賽事又要展開了,不知伊葛的父親會派出「髦俊」、「屠夫」還是剛長大的「鬥霸」呢?另外護城軍總隊長的妻子,也就是美貌動人的蒂里亞,最近一直打聽伊葛的事情哦,要是一直沒去見人家可是有點危險呢,說不定會被她報復呀。更何況這一整個星期伊葛都是全城焦點,何苦垂頭喪氣虛擲大好光陰?


很快伊葛就覺得朋友的語調之中有種刺耳的愉悅,彷彿卡佛看見伊葛戰場得意情場失意、終究也只是凡人,靈魂深處因此起來。他知道這樣暗自評斷朋友有失公允,但真相如何也並不重要,重點是卡佛的多嘴令他心煩得竟用食指在燻黑的桌面刮出一條痕。沒錯,卡佛說的都沒錯,但老天可不可以讓他閉嘴一分鐘,不然連杯酒都沒辦法安安靜靜喝完!


此時此刻酒館門開了,冷風掃入、一線光透進擁擠酒館內,來人站在門檻前,目光確認沒找錯地方才繼續向前。


伊葛認得他,就是那形跡詭異、頭髮斑白,住在崇尊之劍已經十天的旅人。他穿過一干護城軍,在附近一張空桌拉了椅子,坐下時有種沉重感。
 

不知為何伊葛特別留心,以餘光注意這人。酒館裡燈火微明,他第一次仔細看清楚旅人的臉。


單從外觀實在無法判斷年齡,旅人可能是四十歲、但就算其實他年過九旬也不叫人意外。他的臉被兩條由上至下的紋路給切割成幾個區塊,線條消失在皸裂嘴唇邊,發黃的鼻子特別細長,不斷地張縮,給人一種隨時會飛出去的想像。那雙眼睛分得很開,眼珠清澈,散發出不食人間煙火的靈氣。這麼打量時,伊葛注意著對方兩片眼瞼特別大、狀似薄膜,完全沒長睫毛,還一直輕微抽動。


酒館老闆拿了一杯酒過去,正要離開時卻意外地給旅人叫住了。


「請等一下,先生。如你所見,沒人與我一起飲酒,我明白你做生意一定很忙碌,但不知道可不可以麻煩你留下來,陪我一起敬個酒,恭賀英氣勃勃、殘殺弱者毫不手軟的護城軍。」


老闆聽了臉一垮,他當然知道這旅人所指是誰,於是連聲抱歉一溜煙逃開,時機算得恰到好處,因為伊葛也聽見這段話了。


他不慌不忙將酒杯放回桌上,頭一轉與那旅人四目相交,瞧見的依舊是純粹的漠然,彷彿方才那番自取滅亡的敬酒宣言出自他人之口。


「這位先生究竟想要向誰敬酒?給誰安上這樣的名目?」


「你,」旅人毫不退讓地回道:「我所說的就是你呀,伊葛‧梭爾,你如此慌張再自然不過。」


「慌張?」


伊葛起身。他是喝了幾杯,但可還沒醉。


「胡說八道……」他咬著牙道:「看來今天有人是希望我當個殘殺糟老頭也不手軟的護城軍了。」
 

旅人的臉扭曲了,伊葛赫然察覺那是冷笑。


「要做個什麼樣的人是你自己的抉擇,要有什麼樣的名聲也是你自己的抉擇。要殺的話,何不找個和你一樣拿過劍的女人呢?或者十歲小孩兒也無妨?他們說不定都比上一個被你殺害的人要多出幾分勝算。」


伊葛一時語塞,茫然中他轉頭望向卡佛,但一向能說善道的朋友竟不明所以地陷入沉默。酒館內無論酒客或者躲到廚房門口的老闆、裡面個子矮小總留著鼻涕的洗碗工,每個人都低著頭,好似感應到即將發生不可思議的事情。


「你到底想做什麼?」伊葛瞪著對方那雙大而澄清的眼睛,憤恨地擠出聲音:「為什麼一直挑釁我,希望我拔劍呢?」


一如方才,這旅人乾燥修長的唇彎曲為冷笑,眼神更是冰寒。

 

 

(未完待續)

----------------
專長:一邊吃肉,一邊睡覺,一邊出點子。
在加入戰隊之前流浪優遊於書海中。接受阿尼召喚,再加上東東恩威並施下(給了很多肉)因而定居在此。因流浪期間交友廣闊,被賦予締結盟友、交換資源等任務。也因生性愛玩,多為胡搞活動的始作俑者。





全網資料統計

文章總數: 848 主題總數: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