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奇幻基地討論區。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進入討論區,您需要註冊才能發表文章,且可瀏覽更多精彩的討論內容,點選這裡註冊,或者選擇下方您所感興趣的討論版進行瀏覽。
  • .請大家注意發文規則與禮貌,避免謾罵、人身攻擊等字眼。若違反此一規則,本站管理員將在不通知發文者的情況下,先行隱藏文章。
  • .本網站內之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做出抄襲、違法轉貼等違反著作權的行為。
  • .本討論區走青春活力清純路線,請勿涉及政治、色情、宗教與迷信等違法資訊。
  • .熱愛文字,敬請盡量減少使用注音文。
  • .若發文內容與該版版旨不符,版主將視情況通知發文者自行刪除並在適合版內重新發表。

現在的時間是 2019/12/15 上午 02:57:22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

搜尋

好康活動發表專區 (版主: 犽比食人妖、耶波召喚獸 )


發表者 內 容

耶波召喚獸

  • 註冊於 2012/1/18 下午 11:01:00
  • 發表數:47
  • 來自:黑暗星球

等級:6級

身分:遊俠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搶先看3

發表於 2014/6/4 下午 04:53:00

 系列囊括俄國所有奇幻文學大獎!賣座超過100萬冊!

俄國「石中劍獎」最佳科幻小說! 
歐洲科幻大會年度最佳作家!(與《夜巡者》獲同獎項)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
The Wanderer Series :The Scar

 

「心理系」奇幻大師夫妻檔——賽爾基&瑪麗娜.狄亞錢科 ◎ 著

 

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了一道傷痕——
勇氣蕩然無存的軍團劍客、痛失愛人而心懷仇恨的美女、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
三人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若有第二次機會,為了「救贖」會選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2014年7月 開始浪跡天涯!
 

-----------------------------------------------------------------------------

 

搶先看3

 

「我也有把劍,但看起來你比較喜歡沒有兵器的對手,是不是呢,梭爾?」


他必須集中精神才能將握緊的拳頭打開,指頭纏上劍柄。


「你都挑好對付的人吧?」旅人語調矯情:「那些發自內心恐懼的被害者?掌握生殺大權的滋味真的很甜美,是不是呢,梭爾?」


「這傢伙是瘋子,」卡佛終於靜靜地開口,但語氣很迷惘:「伊葛,別理他,好嗎?」


伊葛深呼吸一口氣。這旅人所說的話深深刺進他心裡,那股痛遠超過他所願意承受。「算你走運,」他又費了很大意志力才能開口:「看你都已經可以當我祖父了吧我才不和老頭子吵架,聽懂沒?」


「當然聽懂了。」對方舉起了酒杯,對著伊葛、又對著卡佛、然後是所有凝息聆聽兩人對話的圍觀者大聲道:「我要敬梭爾隊長一杯,恭賀他躲在勇氣的假象後面成為懦弱的化身。」


那杯酒根本沒喝下去,因為伊葛的兵器已經唰地一聲飛出劍鞘將杯子從那旅人手中撥掉。銀背在石頭地板彈滾之後停在深紅色酒汁上。


「真厲害,」旅人很得意地將沾濕的手指在餐巾上抹了抹,本就顯大的鼻孔更撐開了些:「那你有沒有膽量再更進一步呢?」


伊葛劍尖下指,吱吱嘎嘎刮擦地板,畫了條彎彎的線在對方跟前。


「很好。」頭髮花白的旅人語氣更是欣喜了,然而眼神卻依舊無動於衷:「但我可不想在人家的店裡鬧事,你說個時間地點吧。」


「城門外的那條橋,」伊葛壓抑著情緒:「明天日出。」


奇異的旅人掏出錢包,取了硬幣擱在被酒沾髒的餐巾旁邊,朝著老闆點頭示意以後就往門口走去。伊葛連忙轉身朝著他的背影喊話:「要誰給你當輔手?」


旅人在門口停下來,頭稍稍撇過來道:「我不需要輔手,你可以帶沒關係。」


低頭鑽過門楣後那旅人出去了,厚重木門關上。


克斐隆有超過一半的決鬥都約在城門外那條橋邊,選擇這兒很有道理:從主幹道走幾步路便能抵達,但附近幾無人居,又有一片雲杉林將往來人車也遮掩了,加上若約在清晨則無論道路或橋樑本身都很少有人使用,乍看之下就像廢墟般。


決鬥時刻來臨,兩人幾乎同時抵達,伊葛略微早些就定位,等候時視線落在河道的黑水上。


春天時這河很混濁,夾雜吸了水膨脹的木頭、一團團的水草、去年秋天還沒沖走的落葉等等。岩石邊有些小漩渦,伊葛總喜歡看進它們的最深處,那景象能使他嚐到冒險的感受。橋欄杆早就腐朽,伊葛卻全身倚著,好似考驗自己的命運。


旅人總算踏上橋,在伊葛看來他似乎喘不大過氣,而且忽然覺得對方真的老了,應該比自己的父親要大吧。他很錯愕,真要這樣子決鬥?不過對方眼神卻依舊冷澈如冰,於是那份猶豫又拋在腦後。


「你的朋友呢?」旅人問。


伊葛非常堅決要求卡佛不得跟來。決鬥習俗允許雙方帶輔手,但若對方放棄,自己又怎會需要?


「要是我忽然使出什麼下流手段偷襲你,又要怎麼辦?」那面容蒼老的旅人視線沒有離開過伊葛。


伊葛嗤之以鼻,暗忖自己一點兒也不怕個裝模作樣的糟老頭,就算對方使什麼卑鄙招數又如何。他不想浪費時間空口胡言、自己在這短短人生早就不知擊敗多少人。但最後他省了口水,只是在心裡這麼得意地想著罷了。


接著雙方不發一語離開步道, 伊葛走在前面,背部大剌剌亮出空門給對方看,心想這是給對手難堪、象徵自己無懼於任何齷齪伎倆。

 

穿過雲杉林子以後他們走入一片圓形空地,看來就是決鬥場,已經被克斐隆一代又一代的決鬥者給踏得很乾淨。


離河不遠,濕氣很重,伊葛褪下軍服外套以及縫緊了的肩章,感慨著今年春天不知為何冷了這麼久,原本計畫後天出遊大概也得再延後,直到暖起來為止。露水壓得野草彎腰、也在樹幹上凝結成大顆水珠滑落,彷彿為誰而哭泣。他那雙上好質料的靴子也覆蓋著露珠。


兩人面對面站好,伊葛這才驚覺一件事:這是他第一次與一個除外表以外一無所知的人對戰。但這並不令他掛心,反正接下來就要認識對方最重要的特質了。


他們都拔出劍,伊葛的動作慵懶、旅人態度仍是淡漠疏離。對方並未急著出手,站在原地凝望伊葛眼睛,但劍尖同樣瞄準伊葛雙目。那氣勢強烈、嚴肅,從他的站姿,伊葛立刻意識到這一回恐怕護身十七式得全數施展開來。


伊葛想試試旅人的實力,先攻了一劍,被對手輕描淡寫撥開了。他再出一招,串起幾個不同動作,最後那劍頗為狡猾,卻也被旅人巧妙擋下。


「佩服,」伊葛低聲說:「以你的年紀而言相當不錯。」他更認真地揮灑出一片劍幕,但頭髮已經斑白的旅人仍能不動聲色全部格開。


碰上值得一戰的對手,伊葛內心振奮起來,或許想要取勝不容易,但卻更有價值了,反倒靈魂深處冒出了懊惱,怎麼沒有觀眾在場目睹自己精彩的劍藝、靈巧的招式呢。他這麼分心的時候,旅人出手了。


結果伊葛用了全力才保住一命。什麼護身十七式全部拿出來了不停換著用,然而旅人的劍從四面八方不可思議的角度探向他,刁鑽、古怪、惡毒至極。他防守得怒火燃起,銀光竄至面前不只一次。


但忽然間旅人又停下動作,還退後一步,並且將伊葛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


伊葛大口喘氣,汗水沾濕頭髮黏在額側,頸背一條冷汗流過,持劍手臂像銅鐘般傳來陣陣激盪感。


「高明,」他吐了口氣,望進對方澄目中:「哼,你還沒解釋過自己的來歷呢,難不成是個告老還鄉的劍術大師?」
 

 

(未完待續)

 

----------------
專長:一邊吃肉,一邊睡覺,一邊出點子。
在加入戰隊之前流浪優遊於書海中。接受阿尼召喚,再加上東東恩威並施下(給了很多肉)因而定居在此。因流浪期間交友廣闊,被賦予締結盟友、交換資源等任務。也因生性愛玩,多為胡搞活動的始作俑者。





全網資料統計

文章總數: 848 主題總數: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