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奇幻基地討論區。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進入討論區,您需要註冊才能發表文章,且可瀏覽更多精彩的討論內容,點選這裡註冊,或者選擇下方您所感興趣的討論版進行瀏覽。
  • .請大家注意發文規則與禮貌,避免謾罵、人身攻擊等字眼。若違反此一規則,本站管理員將在不通知發文者的情況下,先行隱藏文章。
  • .本網站內之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做出抄襲、違法轉貼等違反著作權的行為。
  • .本討論區走青春活力清純路線,請勿涉及政治、色情、宗教與迷信等違法資訊。
  • .熱愛文字,敬請盡量減少使用注音文。
  • .若發文內容與該版版旨不符,版主將視情況通知發文者自行刪除並在適合版內重新發表。

現在的時間是 2019/12/12 下午 04:47:01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

搜尋

好康活動發表專區 (版主: 犽比食人妖、耶波召喚獸 )


發表者 內 容

耶波召喚獸

  • 註冊於 2012/1/18 下午 11:01:00
  • 發表數:47
  • 來自:黑暗星球

等級:6級

身分:遊俠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搶先看4

發表於 2014/6/5 下午 06:35:00

  系列囊括俄國所有奇幻文學大獎!賣座超過100萬冊!

俄國「石中劍獎」最佳科幻小說! 
歐洲科幻大會年度最佳作家!(與《夜巡者》獲同獎項)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
The Wanderer Series :The Scar

 

「心理系」奇幻大師夫妻檔——賽爾基&瑪麗娜.狄亞錢科 ◎ 著

 

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了一道傷痕——
勇氣蕩然無存的軍團劍客、痛失愛人而心懷仇恨的美女、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
三人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若有第二次機會,為了「救贖」會選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2014年7月 開始浪跡天涯!
 

-----------------------------------------------------------------------------

 

搶先看4

 

 話聲方落伊葛身影已經竄出,若一旁有人見證此戰,必然毫不保留盛讚這是他劍手生涯的顛峰,以前未曾有過如此凌厲絕頂的攻勢。


伊葛如蟋蟀般飛跳,看似同時既左且右、斷上阻下。他每一招都包含著接下來二十回的變化,無論速度或角度都精湛完美,這是劍術的極致展現──但他依舊無法擊中對手,連輕輕擦過也辦不到。


這感覺彷彿每一劍都砍在石牆上,初生野犢撞上橡樹或許正是這般感受。他串連起來的劍蛇咬不到肉就被對手斷了頭,宛若旅人掌握了伊葛的每個心念,無論什麼奇招都起不了作用、反而遭到還擊。胸口、腹部、臉頰都被旅人的劍鋒輕輕點過,伊葛這才意識到他與學子玩的貓捉老鼠遊戲在自己身上重演,一條小命死十次也不夠,卻不知為什麼還能苟活。


「真有趣……」他呼了口氣、退開兩步道:「不知道你把靈魂賣給什麼東西,才能換到這……」


「你怕了嗎?」開戰之後,旅人首次出聲。


伊葛望著劍術絕倫的老人,注視他臉上的線條以及沒有睫毛帶著寒氣的眼睛,發現旅人連氣也沒喘一下,呼吸與聲音、目光同樣平淡。


「你怕了嗎?」


「有什麼好怕。」伊葛回答得輕蔑,他以天為證,自己絕無虛言。儘管窮途末路,他絕對不退縮。


老旅人似乎也明白了,嘴唇像在酒館時那樣往旁邊展開。「好吧……」


鏗鏘一聲,雙劍互擊,旅人的兵刃卻在剎那間微妙地甩了個圈,伊葛手腕痛得往後一拗、口裡慘叫,手指不由得鬆開,家傳古劍在灰濛濛的天空畫了個弧之後插進去年堆積的落葉後消失無蹤。


他抓著受傷的手腕退開,眼神不再與敵手交會,心裡滿滿的震驚。原來這老人的道行高到能夠在劍鋒接觸的第一時間以這樣玄之又玄的招式卸下自己的武器,也就是說前面的難堪打鬥根本就是一場鬧劇、一局未戰先輸的死棋。


旅人淡淡望著他,卻沒有開口講話。


「你打算就這樣站著?」伊葛怒火中燒卻依舊無懼:「接下來打算怎麼辦?」


旅人還是沒說話,伊葛意識到能夠以自己的勇氣、對死亡的無畏來嘲弄對手。


「來吧,快點殺了我啊。」他冷笑:「不然你還能拿我怎麼辦?我可不是窩囊的學子,貪生怕死得會渾身發抖。不相信嗎?那你就揮劍試試看!」


老旅人面部有了什麼改變,而且踏步上前,伊葛訝異地明白對方真的要殺死自己。


在他看來,殺害手無寸鐵的人是最惡劣的罪行之一,因而更是笑得輕蔑。勝出決鬥的老者舉起了劍,可是伊葛不轉頭,堅忍盯著逼到自己面前的劍鋒。


「要動手了嗎?」


老旅人揮了劍。


伊葛看得見鋼刃切開了風,光影如扇旋來,他等著那致命一擊,但卻只等到臉頰一陣刺痛。


他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本能舉起手拍了臉,發現一道溫暖液體滑至下巴。衣領立刻沾了血,伊葛暗忖幸好自己先脫了軍服,否則又多毀了一件。


他抬起頭望向旅人,卻只看到背影。老人已經將劍收進鞘內,漫不經心地走遠。


「喂!」伊葛連忙傻瓜似地爬起來:「你不坑一聲就這麼拍拍屁股走人?太自以為是了吧!」


不過那老旅人頭也不回就這麼離開了。


伊葛抽出一條手帕壓在臉上,撿回家傳寶劍、制服披在肩頭,這下子反倒慶幸沒有帶著卡佛一起來,輸得很難看是事實,儘管對手的劍術也真的與鬥士守護神卡爾斯不相上下吧。話說回來他倒不可能是卡爾斯的化身,因為鬥士之神重視傳統,不可能以這麼莫名其妙的方式結束一場決鬥。


他拖著腳步到河岸邊,趴下望向泛著漣漪的幽深河水。河水如鏡映照出伊葛‧梭爾臉頰上自顴骨延伸至下巴那條又深又長的傷痕,倒影難以置信噘起了嘴唇,幾滴溫熱紅色液體滴落,消散在冰冷水流裡。

 

回到市鎮內,伊葛很不希望碰上認識的人,但大概也是同個原因,所以他才在第一個路口就撞見神色極其慌張的卡佛。


「那個老頭兒回到旅館了,看他完好無缺得和滿月一樣,我以為……你的臉怎麼了?」


「給貓抓傷,」伊葛連嘴都懶得多動。


「啊……」卡佛語氣猶豫要說不說地:「剛才想說去橋邊看一看。」


「要幫我收屍是嗎?」伊葛忍著沒發飆,臉上傷痕已經止血,但不斷發燙,好像燒紅的鐵棒壓在上面。


「呃……」卡佛又含糊地壓低了聲音趕快接著說:「那老頭子一回去就打算出城,已經給馬裝了鞍。」


「我管他幹嘛?少個瘋子在這兒也好。」伊葛沒好氣道。


「昨天就和你說了呀,」卡佛沉重搖搖頭:「他真的精神不正常吧?看他眼睛就知道了,那眼神完全不是正常人,你應該有注意到吧?」


看來卡佛嘴上說那人是瘋子、精神不正常,但倒很想繼續討論下去,想必他還進一步希望得知決鬥經過,下一句話必定是要拉伊葛去酒館。可惜伊葛的腦袋此刻可是充滿苦澀失望,完全不想滿足朋友的好奇心,匆匆告辭之後獨自回家去。

 

 

(未完待續)

----------------
專長:一邊吃肉,一邊睡覺,一邊出點子。
在加入戰隊之前流浪優遊於書海中。接受阿尼召喚,再加上東東恩威並施下(給了很多肉)因而定居在此。因流浪期間交友廣闊,被賦予締結盟友、交換資源等任務。也因生性愛玩,多為胡搞活動的始作俑者。





全網資料統計

文章總數: 848 主題總數: 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