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奇幻基地討論區。


如果這是您第一次進入討論區,您需要註冊才能發表文章,且可瀏覽更多精彩的討論內容,點選這裡註冊,或者選擇下方您所感興趣的討論版進行瀏覽。
  • .請大家注意發文規則與禮貌,避免謾罵、人身攻擊等字眼。若違反此一規則,本站管理員將在不通知發文者的情況下,先行隱藏文章。
  • .本網站內之文章,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請勿做出抄襲、違法轉貼等違反著作權的行為。
  • .本討論區走青春活力清純路線,請勿涉及政治、色情、宗教與迷信等違法資訊。
  • .熱愛文字,敬請盡量減少使用注音文。
  • .若發文內容與該版版旨不符,版主將視情況通知發文者自行刪除並在適合版內重新發表。

現在的時間是 2019/12/15 上午 03:22:56 (所有時間均為台北時間。)

搜尋

好康活動發表專區 (版主: 犽比食人妖、耶波召喚獸 )


發表者 內 容

耶波召喚獸

  • 註冊於 2012/1/18 下午 11:01:00
  • 發表數:47
  • 來自:黑暗星球

等級:6級

身分:遊俠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搶先看5

發表於 2014/6/6 下午 05:07:00

  系列囊括俄國所有奇幻文學大獎!賣座超過100萬冊!

俄國「石中劍獎」最佳科幻小說! 
歐洲科幻大會年度最佳作家!(與《夜巡者》獲同獎項)

 

流浪者系列:《傷痕者》
The Wanderer Series :The Scar

 

「心理系」奇幻大師夫妻檔——賽爾基&瑪麗娜.狄亞錢科 ◎ 著

 

一切開始於一場決鬥留下了一道傷痕——
勇氣蕩然無存的軍團劍客、痛失愛人而心懷仇恨的美女、擁有豐富知識卻沒多少魔力的魔法院長,
三人在真實面對自己的缺點時,若有第二次機會,為了「救贖」會選擇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2014年7月 開始浪跡天涯!
 

-----------------------------------------------------------------------------

 

搶先看5

 


鐵邊木門上的梭爾族徽用意正是振奮友軍、震懾敵軍。那頭猛獸沒有確切的名字,舌頭分叉、下顎如鋼、利爪緊握著雙劍。


伊葛連走路都覺得費勁,拖著腳跟上階梯到了內門前面,一個僕役等候著要接過少爺的斗篷與備劍,但他今天出門就沒帶著這兩樣東西,所以只是向著深深鞠躬的僕人點頭示意就走了進去。


他的房間與整棟宅邸其他地方一樣以繡了各色鬥豬的掛毯裝飾,裡面還有個小書櫃,凌亂擺著些言情小說與幾本打獵技巧課本,其實一本都沒有打開來看過。兩扇窄窗中間吊著一幅肖像畫,畫中人物是他的母親,但外表年輕美麗,大腿上捧著一個留著金色捲髮的可愛孩子。十五年前受父親委託描繪這幅畫的畫師顯然一心阿諛奉承,將他母親過度美化、增添許多本人沒有的姿色,還順便使小孩也成了世間真善美的化身,眼睛藍得離譜、微胖的臉頰與下巴旁邊小酒窩都過份可愛,好像一不小心這孩子便要飄上天堂去。


伊葛走到床頭櫃前面看著立在那兒的鏡子,自己的瞳孔不再那樣藍、現在比較接近陰天的顏色,他又動了動嘴唇,那個酒窩彷彿從未存在過。倒是那道疤彎彎曲曲如蛇趴在臉上,還透著血紅色並且不斷刺痛。


他叫喚下人,年邁的女管家過來了,多年來家裡大小事情都交給她打理,是個值得信賴的人。她見狀低呼一聲,立刻咬著嘴唇趕緊取了一罐藥膏來給伊葛敷上,一會兒以後終於不那麼疼。另一個僕從協助他更衣脫靴,一放鬆疲勞發散開來,伊葛馬上癱在長椅上。


到了晚餐時間,伊葛還是沒下樓,對母親說自己已經在外面酒館吃過東西。說實話他現在倒真想過去了,有點兒後悔早上沒留著與卡佛喝兩杯,心念一動他站起來,真的打算出去走走,卻不知為什麼愣了愣再坐下來。


過沒多久他的腦袋彷彿轉了起來。畫像裡面的金髮男孩一臉喜樂、唇紅齒白、從未拿過殺人兵器,好像對著伊葛若有深意地微笑著。


時近黃昏,未盡的白晝與未進的黑夜在此時交錯,窗外天光漸次黯淡,陰影瀰漫至角落,整個房間經歷一種蛻變。模糊的光線打在壁毯上鬥豬的口鼻,伊葛看著竟覺得暈眩,心裡生出淡淡不安。


這種彆扭、不適卻揮之不去的感覺連他自己都警覺起來,恍若內心預期著什麼沒有形象、沒有名字卻無所不在、使他無處可逃的東西。鬥豬朝他挺起獠牙、坐在媽媽腿上的漂亮寶寶笑得更開心了。床上的帷幔飄了一下,那張長椅子明明溫暖,伊葛卻覺得渾身發冷。


他站起來,希望能夠擺脫這份令人不快且無從確認的焦慮。本想叫個人來陪,但轉念又拉不下這張臉。坐下以後煩躁地找不出這莫名恐慌的根源、也不知道究竟有什麼東西能這樣威脅自己,受不了了跳起來走進寢室外的客廳,恰好有個僕人帶著點燃的蠟燭進來,他見了才稍稍鬆口氣。桌子上有一架開枝展葉的大燭臺,將整個客廳照得相當明亮。外頭暮色轉為夜色時,伊葛立刻放下了日夜交替時潛入心中那份難以言喻的情緒。


晚上他睡得很沉,沒有作夢。

 

傷口已經結痂了,也不再發疼,家中一個男僕已經掌握訣竅,能夠巧妙地避開疤痕替伊葛刮鬍。在克斐隆城,臉頰與下巴若有毛髮於貴族出身相當不妥,因此他也從未考慮以鬍鬚遮掩傷痕。久而久之身邊眾人已經習慣這副新面孔,連伊葛自己都常常忘記自己有了這道疤。只不過,一天一天過去,心裡那份奇異的焦躁感停駐在靈魂裡不肯散去,最後變成一連串的惶恐。


白晝時他還能夠忍受,只要天色變黑,那莫名的驚慌感就從各個陰暗角落悄悄竄出、如影隨形。在少爺吩咐下,僕人每天拿許多蠟燭過來,然而儘管伊葛房間已經亮得和宴會廳一樣,他眼中那些鬥豬彷彿雙眼充血、隨時要從壁毯衝出。


一天晚上他找到個方法對抗這份怪異恐慌:伊葛要僕人在日落之前就先替他鋪好床,然後趕快躺下。雖然沒辦法立刻入睡,他卻堅決不肯睜開眼睛,慢慢地還是陷入夢境中。


上天保佑。其實去站夜哨可能還好過一些。


天色未明,夢境襲來。其實那夜他已經做過很多夢,很普通平淡也還算開心的夢,出現了女人、馬匹、熟朋友、幾隻蟑螂,中間醒來幾次也就忘記內容。但這一回,深夜驚醒後他睡衣被冷汗浸濕、渾身顫抖如落水狗。


年輕氣盛的他曾經恥笑過長老們的回憶、但黑荒疫卻自他意識最深處爬了出來,夢裡他看見詭異的生物披著顏色烏黑、說不出究竟什麼形狀的布料,臉也纏著沾滿煤渣的污濁碎布看不清。它踏上自家門前的階梯與平臺,手中抓著像是農夫草耙的東西,但齒尖長得怪異、形狀像是巨大的鳥爪,隨著這怪物的抽搐而顫動。房子裡面找不到人,怪物爬進客廳,裡面大鍵琴琴蓋被掀起,一旁蠟燭已經燒得剩下殘株,他母親雙手擱在琴鍵上,手指已經乾黃失去生氣。全身覆滿煤灰的怪物舉起了耙子,母親像一尊木像往旁邊倒下,被它像農夫刮去前一年落葉般猛烈地削切。


醒來的伊葛無法繼續忍受那恐怖氛圍。別想了、別想了,快忘記!他點了一根蠟燭、還燙到自己,然後再點燃一根,燭光映照肖像畫,女子腿上的金髮孩童浮現。伊葛愣了愣,望著年輕時的母親面孔,好像自己是個需要保護的小娃娃。外頭遠處蟋蟀唱著歌,窗外夜色深沉,伊葛抓著燭臺挨在胸前、朝畫像走近,卻看見女子五官扭曲、面色藍紫、嘴角泛起冷笑……


於是伊葛二度慘叫,這回總算真正清醒,窗外夜色仍舊濃密黏稠得化不開。


發抖的手點亮蠟燭,他赤腳在地板上拖動,在房間各個角落逡巡時雙手環扣著肩膀不敢放開。會不會自己還在夢境中呢?會不會他這輩子都要活在一個又一個荒誕恐怖的惡夢永無逃離之日?明天會怎樣?夢裡會有什麼驚愕?


日出了,他卻瑟縮在長椅上像個球,面容憔悴、不停打寒顫。

  

(未完待續) 

新書介紹請見: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37886

 

 

----------------
專長:一邊吃肉,一邊睡覺,一邊出點子。
在加入戰隊之前流浪優遊於書海中。接受阿尼召喚,再加上東東恩威並施下(給了很多肉)因而定居在此。因流浪期間交友廣闊,被賦予締結盟友、交換資源等任務。也因生性愛玩,多為胡搞活動的始作俑者。





全網資料統計

文章總數: 848 主題總數: 210